奢侈品成本,包括多个方面,简单来说,固定成本,原材料成本,经营成本。

固定成本,就是厂房、设备这些固定的、一次性的投入,也包括厂房翻新、设备维护升级更新,等等,需要按年折旧摊薄。

原材料成本,就是制作奢侈品的原材料,制作贵金属腕表表壳的黄金、铂金等等,还有制作零件的钢材铜材,或者奢侈品包包的皮子,做衣服的布料,等等。奢侈品腕表公司是黄金消耗大户。

经营成本,指运营一家公司的所有变动成本,包括雇佣员工的支出,营销产品的广告支出,短期租赁支出,等等。

其实,这些成本在奢侈品的财务报告中可以看到,特别是上市公司,它们的年报写得很清楚,各个方面的成本,还有纳税支出这些。一般奢侈品的收益率没有想象的那么高,10%左右的净利率是一般水平。

5月底,瑞士小镇格伦兴,斯沃琪集团年度大会上,董事会主席Nayla Hayek非常开心,一开场她便兴奋的向股东们介绍2019年初刚刚落成的全新斯沃琪总部。

那是由日本建筑设计师坂茂所设计,以他最为钟爱的木质结构,为斯沃集团打造的全新的家,Nayla用“六岁儿童梦想的巨大小木屋”来表达自己对它的喜爱之情,她说今年会将总部开放一天,让所有的股东都有机会前往,去体验这个伟大的建筑。

让Nayla高兴的当然还有斯沃琪集团2018年的业绩,这个拥有18个腕表品牌的瑞士最大制表集团,去年获得了强劲的增长,而且几个基础品牌遇到了产能瓶颈,供不应求的局面在2019年一季度延续,该集团也正在努力解决这个“困难”。

当然,该集团的高级制表品牌表现同样非常出色。股东手上新鲜出炉的年度报告里,用“Stands out”这样的文字来描述宝玑的出色表现。

在过去的一年里,宝玑在全球新增2家精品店,一家位于西安Skp,一家位于重庆万象城,并且在香港铜锣湾新开展厅,韩国和俄罗斯的精品店也重新装修开幕。看得出来,宝玑非常重视亚太地区市场,特别是中国,而该区域恰恰是过去几年里奢侈品最繁荣的市场。

全新航海系列是宝玑2018年推出的一个全新系列,品牌与RFW合作活动非常成功,在全球范围内获得了广泛关注。

特别是航海系列的5887大复杂腕表,巧夺天工之作,惊艳表迷。

时间等式功能通过表盘上金色太阳指针,可以直接指示当下的真太阳时时间,宝玑分钟指针则指示平均太阳时间。

另外该款腕表具备万年历指示功能,中央锚形逆跳指针指示日期,10点与11点中间的视窗指示星期,1点与2点位置中间的视窗指示月份。另一个与众不同的地方就在这里,闰年指示功能与月份指示同窗,这样的设计让这款大复杂功能表盘看起来更加简洁优雅。

5点钟位置是陀飞能与时间等式功能,真太阳时曲线置于陀飞轮之上,随着时间流逝,指示一年当中太阳位置的改变。

表盘上的天文功能,让陀飞能显得各位优雅低调,透过真太阳时曲线透明的玻璃,可以看到陀飞轮优雅的旋转,每分钟1圈,抵消地心引力带来的误差。

这样一枚超级复杂功能腕表,售价200万人民币,其中成本你算算有多少?

制作精密零件的厂房、设备投入,表壳、表盘、指针等贵金属成本,打磨零件的人工成本,广告宣传营销成本,赞助公益活动的成本,等等,而这种腕表的产量是极低的,所以其固定成本投入是很高的,无法摊薄,所以别看它定价如此之高,但很可能这种表都没办法赚到钱。

所以奢侈品赚钱也没那么容易。

答案只有一个字:“高”

作者 admin